首页 > 网络文章 > 爱的毛线衣
201403月31

爱的毛线衣

十八岁那年,阿东打架伤人,被判了六年徒刑。母亲早年守寡,含辛茹苦地将他养大,这件事让母亲伤透了心。所以从阿东入狱那天起,母亲就没来看过他。
阿东入狱后的第一个冬天,他收到了一件毛线衣,毛线衣上别着窄窄的纸条,上面写着:好好改造,妈指望你养老送终呢。阿东读着纸条,泪流满面。以后的日子里,母亲虽然仍旧没来看过他,但每年冬天,阿东都能收到母亲寄的毛线衣。为了早一天出去,阿东努力改造,争取减刑。果然,就在第五个年头,他被提前释放了。
阿东回到了家,但家门上的大锁已经生锈了。阿东感到奇怪,母亲去哪儿了?邻居告诉他,说他母亲已经去世了。阿东瞬间觉得天昏地暗,不可能!母亲才四十多岁啊!今年冬天还收到过母亲寄的毛线衣,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。
邻居见阿东不相信,就带着他来到阿东家的祖坟,一个新堆起的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。邻居说因为他打架伤人,母亲借了债替伤者治疗。为了还债,母亲到外地的爆竹厂做工,发疯似的工作,常年不回来。毛线衣都是母亲一次性织好,托邻居每年寄一次的。就在去年,爆竹厂失火,引发爆炸,他母亲当场死亡。
在母亲的坟前,阿东捶胸顿足,痛哭不已。归根到底,还是自己害死了母亲。阿东把老屋卖掉,带着那几件毛线衣到外地闯荡。一晃四年过去了,他在城市立足,开一家小饭馆,还娶了一个朴实的妻子。
小饭馆的生意很好,阿东也拼命地干活。阿东每天夜里三四点钟就去采购,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、鲜肉拉回来。不久,一个推着三轮车的老头来到他门前。老头像是被大面积烧伤过,头皮和脸都是疤痕,恐怖至极,而且是个哑巴,走路也一跛一跛的。老头用手比划着,想为阿东提供蔬菜和鲜肉,绝对新鲜,价格还便宜。妻子不同意,因为老头的样子看上去实在让人作呕。阿东不顾妻子的反对,答应下来,他觉得老头跟自己的母亲一样可怜。
于是,每天早晨六点钟,老头都会将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准时送到阿东的饭馆门前,菜十分新鲜。阿东偶尔也请老人吃碗面,老人吃得很慢,很享受的样子。阿东心里酸酸的,心想,老人每天三四点就要起床去买菜,这么大年纪了,儿女真是不孝啊。
一晃,两年又过去了,阿东的饭馆成了酒楼。他也有了一笔数目可观的积蓄,买了房子,可为阿东送菜的,依旧是那个老头。
突然有一天,阿东在门前等了很久,却一直等不到老头。时间已过了一个小时,老头还没有来。阿东没有老头的联系方式,只好让工人去菜市场买菜。两小时后,工人拉回了菜,阿东发现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头送的莱。
从那天后,老头再也没出现。直到除夕夜,阿东望着锅里的饺子,对妻子说:“帮我打包一份,我给那个送菜的老头送去,怪可怜的。”
也许老头的特征太明显了,住址还是让阿东打听到了,那个胡同离他的酒楼非常近。在一片爆竹声中,阿东来到老头的家。老头家的门虚掩着,阿东顺手推开。昏暗潮湿的屋子里,老头在床上躺着,骨瘦如柴。老头看到阿东,很吃惊的样子,想坐起来,却没有力气。阿东把饺子放到床边,问老头是不是病了。
老头激动得嘴唇直抖,说不出话来,泪水顺着布满疤痕的脸,默默流了下来。阿东坐到了床边,老头抓住他的手,紧紧不放。老头的举动让阿东感到十分奇怪,他的手被老头握得生疼,阿东抽开手,打量起这间小屋子。突然,墙上的几张照片让阿东惊呆了,那竟然是他和母亲的合影!他五岁时,十岁时,十七岁时……阿东转过头,呆呆地看着老头,问:“你究竟是谁?”
老头怔怔地,突然脱口而出:“儿啊!”
这个声音阿东太熟悉了,分明是母亲的声音!为自己送了两年菜的老头,居然是自己母亲!但阿东还是不敢相信,疑惑地说:“我母亲已经去世了,我看过她的坟。”
母亲擦擦眼泪,说:“是我让邻居这么做的。爆竹厂发生爆炸,我侥幸活下来,却毁了容,瘸了腿。想想我变成这样,你进过监狱,家里又穷,你一定连媳妇都娶不上。所以,我才这么做,是想让你在异地生根,娶妻生子。”
阿东离开家乡后,母亲以捡破烂为生,寻找他四年,终于在这家小饭馆里找到了。看着阿东每天三四点就起床买菜,母亲感到心疼,于是就替他买菜。可现在,母亲病得下不了床了,不能送菜了。
阿东一把抱住母亲,嚎啕大哭,母子俩的眼泪流到了一起。生活的折磨和爆炸导致的毁容,甚至让人看不出母亲的性别了。阿东背起母亲,拎起她包袱就走,他要让母亲和自己生活,过上好日子。
三天后,母亲安然去世。医生看着悲恸欲绝的阿东,轻声说:“她患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。能活到现在,几乎是个奇迹。所以,你不用太伤心了。”
阿东呆呆地抬起头,母亲居然患了骨癌?他打开母亲的包袱,里面整整齐齐地叠着崭新的毛线衣,有婴儿的,有妻子的,有自己的,一件又一件。包袱最下面,是一张诊断书:骨癌。时间是阿东入狱后的第二年。
《注:今天不写日志,分享一篇今天感动我们的故事,是在故事会上看到的》。

文章作者:shanshan
本文地址:http://shanshanpig.com/archives/1567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
发表评论